您的位置  南京资讯  民生

假装活在南京的1990-2020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 没有一丝丝改变

时光匆匆不复返,往事只能回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8090后们开始变得喜欢怀念从前。

如果有一天,让你穿梭时空回到过去,你会不会还是从前的那个少年?

1990年 8月4日,今天是个好日子。

我妈早上4点起来赶火车,乘着绿皮火车从芜湖坐到中华门,一碗馄饨还没吃完,就感觉到肚子开始疼了。

那时候,南京的医院都不能接收外地孕妇,只有江苏省妇幼保健院可以。

从今天开始,我和南京结缘。

因此,我爸给我取名为“宁”。

1991年的南京街头,道路很宽,梧桐很大。

街上除了公交车,就是自行车,

只有来来回回的行人,和时不时叮叮作响的二八大杠。

1992年,我爸兴奋地冲回家,说夫子庙开了一个外国饭店,带我去开开洋荤。

爸妈抱着我进了洋饭店,还不知道卖什么,一进去就被十几个服务员喊声“欢迎光临”,差点把我妈吓得坐在地上。

那次,他们点了什么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啥也没吃到。

长大后,我爸经常带我去吃肯德基,我阿婆说老吃这个不好。

我爸总是说,没事,小孩喜欢就让他吃!

1995年,我爸把我送到奶奶家,偷偷跑去五台山体育馆去打球。

我在奶奶家看电视,电视里的那个城市花花绿绿,看不懂但也觉得好好玩。

不过,我还是最喜欢大风车和金龟子,大风车吱呀吱呀呦滴转……

1996年,姑妈带着我和表哥去夫子庙吃麦当劳,人潮涌动的夫子庙,几乎都在大喇叭放着同一首歌:“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回家的路上,表哥骗了我五块钱,转角在巷子口买了一盒磁带。

1997年,过年家里来了亲戚,就会逛夫子庙,看花灯,买零食。

5块钱可以从街头吃到街尾,但是表哥经常会为了省钱,带着我们从夫子庙走路回三牌楼。

那时候的新街口,高楼还没有那么多。

记忆里的天桥还在,利君沙、伯士特冰啤的广告也是打得简单粗暴,

迷路的时候,看到玛格丽格的广告,就知道去新街口的方向。

7月,放暑假了,我妈破例让我不写作业,全家人坐在电视机前看香港回归。

看完激动人心的回归仪式,我心想:回归好啊,我的杨过和小龙女是不是也要回南京了?

1999年,《还珠格格2》、《小李飞刀》还在电视里热播。

1999年,南京禄口机场,更名为南京禄口国际机场。

1999年,江苏人年收入只有9171元/年,南京的房价均价不到2000元/㎡。

1999年,澳门回归了,我爸也想回归老家。

家里突然来了很多陌生人,也有街道的奶奶和阿姨。

他们都来劝说我爸买房,来南京那么多年总得要安个家。

那时候,山西路一套房子才5万块钱,桥北新盖的也才几百块一个平方。

1999年,南京说要要修地铁了。

江宁的禄口说要修一个很大很大的飞机场。

1999年,南京站发生了一场大火,打消了我爸回家的念头。

回家的路上,他看到一群背着书包的孩子,决定给我一个未来。

跟着姑妈在三岔河的南边,买了一块荒地,

说等我长大了,至少还可以种菜挑到城里去卖。

摄影:季志高

千禧年来了,今年压岁钱攒得特别多。

本来约好表哥,去他们家打魂斗罗,

谁知道,他却躲在巷子里的游戏室玩街头霸王。

还没等我学会街头霸王,表哥又开始学会了泡网吧。

他揽着我的肩膀说:“QICQ知道吗?现在最流行这个,

以后说不定到处都是电脑!我们学习要用电脑,上班也用电脑,

我现在是在提前学习!打好基础 !”

虽然学电脑也是一种学习,不过我爸并不同意。

他说,只要我期末考到前三名,就给我买一个步步高复读机,

不仅可以听歌,还可以让我学英语。

2002年,中国加入了WTO组织。

一大清早,我爸就摇醒我,说要带我去看小汽车。

那天的南京国际展览中心,到处都是人山人海,

每辆汽车前面都围满了人,等着上去摸摸汽车。

第一次在家门口看到这么多卖小汽车的,也真是新鲜!

2003年,我妈和阿婆到处找地方买醋,

全南京的醋,一夜之间好像都不见了,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我们在电视里,只知道有一种病毒叫“非典”,

大人告诉我们,不要乱跑,多洗手,早睡觉。

2005年,南京地铁1号线开通了。

青春期的我们,都有了各自的QQ号,

有人在听周杰伦,有人喜欢孙燕姿,

想要买一双耐克的鞋子,但是价格有点高。

2007年,转眼高中就要毕业了。

最好的死党,说她不参加高考了,

爸妈给她安排出国留学,早已经买好了机票。

那些花儿,终究要被风,吹散到天涯海角。

说好互踩空间,QQ常常联系,

但是后来的后来,却发现很久都没人上线,

有人开了微博,有人活跃在校内,

终于看着熟悉的同窗,变成了模糊的头像。

2009年,原本荒芜人烟的仙林,渐渐变成了青春正茂的大学城,

南师大、南大、南财、南邮……学校越来越多,人气也越来越旺。

在这里上大学,逐渐忘记了孤独。

2010年,中山陵免费开放的第一天。

那天天气格外地好,人也特别多,

很多生活在南京人,都是借着这次免费的机会,

第一次走进伟人的陵寝。

摄影:刘晓光

2011年,身边的朋友开始找工作了。

有人签了中兴,有人签了苏宁,

还有人去做微博、微信、今日头条等,

一夜之间,大家都在向互联网冲锋陷阵。

那些年,三牌楼的夜市还在,

湖南路和山西路,依然热闹非凡,

江宁江北一路狂飙,繁花四起;

南京的地铁,越来越多,

四通八达之下,城市也在迅速发展。

2005年,南京地铁1号线开通

2010年,南京地铁2号线开通;

2014年,南京地铁10号线一期开通;

2014年,南京地铁S1号线一期开通;

2014年,南京地铁S8号线一期开通;

2015年,南京地铁3号线开通;

2017年,南京地铁4号线一期开通;

2017年,南京地铁S3号线开通;

2017年,南京地铁S9号线开通;

2018年,南京地铁S7号线开通;

三十年来,南京已晋升为特大城市,

常住人口达八百多万人,实际居住人口一千多万;

城市山水城林,商圈四起,

原来逛街,只知道去新街口和湖南路,

如今的南京商圈,已然成了众星拱月之势。

图:魏望

尤其是近十年里,南京多个板块迅速崛起,

新城从雏形走向成熟,日益趋向鼎盛。

除了新街口稳居头把交椅,南京多个商圈正在强势崛起,

夫子庙、河西、江宁、江北、仙林,五大商圈争霸,风起云涌。

图:毛毛熊

从1990年到2020年,三十年时光如白驹过隙。

这些怀旧的图片中, 正如南京这座城市的皱纹。

城市化的进程中,旧的记忆必然随着时间淡去。

但那些深埋于岁月中的生活,却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力。

在高楼迭起的日子中,愈发让人怀念。

图:毛毛熊

我们这一代人生在南京,长在南京,

最大的90后,如今也迈入而立之年,

循着父辈的足迹,在这座温暖的城市打拼,

有人在这里扎根立足,成家立业,

有人在这里匆匆走过,扬帆远航,

无论走到哪里,都别忘了——这里是南京!

•END•

来源:新浪微博、豆瓣

转载请注明来源

法律顾问:江苏永衡昭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刘俊杰律师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污污的粉色视频
  • 编辑:瑪莉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