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京魅力  旅游

菜脯、阴菜、无花果?萝卜干你想干嘛!

昨夜剩下的白饭,加水简单煮煮。冰箱里毛豆和咸萝卜干用猪油炒香,嘴巴没味儿的话再加勺老干妈。

无数个早晨,我们的味蕾被这样的搭配唤醒,生活来的既简单又不失仪式感

偶尔奢侈一把,陈年萝卜干炒饭,配上一两片切的细薄的火腿片。

晶莹的猪油在炒饭的高温里融化,浸润到每一颗柔软弹牙的米粒里。口腔里翻涌的是鲜脆的极致,天灵盖仿佛一下子被掀开,灵魂在空气里手舞足蹈

在榨菜、大头菜、腐乳,泡菜纷纷拉票争网红的今天,萝卜干依旧低调的做着餐桌上冰箱里的小王。没有的时候无人挂记,出现的时候也没有过多惊喜

不然你想想,距离上次想买袋萝卜干做点啥,已经过了多久?

也怪萝卜干不争气。这个曾经朴实的下饭之王,随着现代食品加工业的发展,逐渐脱去了原本耗时耗力的制作流程。伴随而来的,便是与记忆里的味道渐行渐远。

不过深挖美味如小编。在对比了十几种仍然保存传统工艺的萝卜干后,我们选出了五种最有个性的萝卜干,从特色到最佳赏味方法,今天毫无保留全部推荐给你!

也是时候给曾经的“下饭之王”一个重新展示自己的机会了!

而本次小编选择的五名选手分别是:杭州萧山萝卜干,福建上杭萝卜干,江苏安东萝卜干,潮汕菜脯和东莞阴菜。

作为江浙最知名的萝卜干,萧山萝卜干以鲜甜脆爽的口感和全国超市无所不在的身影,毫无悬念的登上榜单。

而这个由本地“一刀种”萝卜风干腌制来回超过一个月的美味,在杭州人眼里,几乎必须要切成小丁,和毛豆米一起在猪油里浸润爆炒。

炒好后新鲜吃是最妙的,吃不完装到保险盒里,每天早上挖一小碟配稀饭“搭搭“吃,惬意到胃里。

整颗白萝卜脱水晒干,并加入盐水中浸泡腌制的福建客家上杭萝卜干,因其与众不同的腌制方法(加盐水煮)以及尤其厚实的体格而上榜。

福建客家人几乎顿顿离不开萝卜干,最常见的做法,是把上杭萝卜干泡出多余的盐分后切成丁,用辣椒,麻油和芝麻一起炒成小菜。这样的萝卜,一日三餐随时都可以来一口。

潮汕人从不叫它萝卜干,而是取名菜脯。

“脯”有肉的意思,而潮汕菜脯因大白萝卜对半切开晒干,也的确保持了相当程度的肉质口感。取名菜脯,更多是表达一种萝卜晒干后如肉质口感的比拟,并不是一种独立于萝卜干的存在尤其是存放了一年以上的陈年菜脯,纤维已经完全软滑,撕开后的质地细腻柔软,口感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软糯。

潮汕人面对菜脯时,最简单直接的还是配一碗白糜。这是他们习惯了一辈子的味道。

而菜脯蛋则更像是晚上的加菜,简单把猪油化开,菜脯吸了猪油的油润,配上蛋的软嫩 —— 哎呀,更像肉了!

玫瑰色如同一串串辣椒的安东萝卜干,则因其独特的外表而登上榜单。但可惜的是,由于楞头紫的种植范围越来越小,安东这款特别的萝卜干也开始面临工艺断代的挑战。

安东本地人吃萝卜干非常简单,淋几滴麻油便可华丽的独自登场

(小编友情提醒:切勿空口食用,很咸!)

*新浪博客

东莞阴菜因其不加盐纯风干的手艺,和特殊品种的萝卜而荣誉登场。之所以起名阴菜,跟其制作工艺需要阴干有很大的关系。里面的故事想必大家在《寻味东莞》里也看到了 。

而东莞阴菜的最佳搭档,则是牛后腿肉。秋冬季节来上一碗牛展(牛后腿肉)阴菜汤,是整个东莞东坑一带居民生活里最离不开的味道。

话说回来,虽然这五种各具特色的萝卜干都在不同程度上代表了一个地方的传统和记忆 ,有的甚至已有数百年历史。小编仍然觉得,有一种萝卜干,无论是从最受欢迎的广度,还是即食的可口程度,都可以直接battle,赢它们所有!

没错,你从小吃到大的无花果,也是萝卜丝...

你说是不是!

小编的上榜名单,你服还是不服?你又知道哪些绝佳的萝卜干或吃法?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